注册

终南山记:隐居人的痛与乐(五)


来源:凤凰生活

在这种每日醉意朦胧下,体会到了那种‘不愿鞠躬车马前,但愿老死花酒间’的洒脱。

果酒篇

来回去了两次山里采集猕猴桃,每次十几斤,总共摘了三十斤左右。把摘回来的野生猕猴桃专门用一个房间储存了一地,眼看着软了又软,吃也吃不完。吃不完的过几天就坏了,白白的坏掉很多,罪过可惜。觉得是自己太贪了点,摘了这么多又吃不完,不是贪是什么?这好像不合乎我的本性。

对门的一个婶子,年龄六十八,年轻时就守寡了,几十年来独自带大了一儿两女。现如今儿女们都工作在西安,每周末轮流回来看她,也算是苦尽甘来。婶子为人十分热情大方,经常会烙几个饼拿来给我吃,煮了栗子,或自己酿点葡萄酒、猕猴桃酒还有樱桃酒等,也拿些给我尝尝。她烙的饼,有的中间放点核桃仁,有的放野菜,有的放点栗子。那种放野菜的菜饼子最好吃,好像面里面也放了鸡蛋。婶子对我如此好,于是在我的内心深处里虽没有挑明过,也早把她看作是自己的干妈了。

与其说是干妈,不如确切的说是我在山边的野味儿技能师傅,我的很多新鲜的玩意都是拜她所授。

婶子特别勤劳,算是这个靠山而居的村子里最勤劳的人,没有之一。

她会把摘来的野葡萄、野猕猴桃吃不完的都酿成酒;把红红软软的柿子及软了的猕猴桃都酿成醋;毛栗在她手里不但可以炒,可煮,还能做栗子面,和面粉混在一起吃,更有一份风味;至于槐花、榆钱、鸡爪菜、野芹菜之类的野菜,她自是手到擒来地做成美食,更为拿手的是做一种叫神仙草的野菜,据说吃后专治糖尿病。

婶子看着我摘的猕猴桃陆续要坏,说你把它酿成酒得了,于是手把手的教起我来。

首先把剥好皮的猕猴桃挤烂在一个玻璃罐里,放一层铺一层白糖或者冰糖。果肉和糖的比例是6:1,如果觉得太甜,可以8:1。放白糖是为了让果肉发酵快,而冰糖是为了提高酒的口感。做好这些后,放置于半阳的通风处,最好每隔一段时间用棍搅搅,搅拌是为了果肉和糖更充分地融合在一起,然后任其自己发酵两个月后,就可以喝了。

三十斤左右的猕猴桃也是一大推,光剥皮我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,还好有软了的,直接挤挤进去就行,倒是省了不少事。等把三十多斤的果肉挤满玻璃罐时,手都似乎不是自己的了,一点力气都没了。

满手的猕猴桃汁液,顺手摸在了脸上,想学人家做个天然面膜也不错。秒秒钟就受不了,或许是维C含量太多,满脸那个蛰得慌,赶紧的又洗了,这折腾……

和猕猴桃酒一样,樱桃酒和野葡萄酒也是这样酿的。樱桃酒在五月份樱桃熟后就酿了一大罐子,一直喝到了十月份。而我自己种的野葡萄第一年没结果,我在山上采集了十几斤酿了酒。当第二年开春时候,上百只蜜蜂围绕着院子里开满花的野葡萄支架时,我就知道我今年的野葡萄肯会丰收的。也有村民说,你也用那个专门的农药水放碗里,挨个把每串葡萄碗里都寝一寝,这样果子都会挂住的,而且会更繁。我说我不,绝不!我就是要它的纯天然。

第二年十月前后,我果然在自己院子就摘了得有一百多斤的野葡萄,也省了上山采摘之苦。而且我的野葡萄比山上没人管的要结的繁茂得多,葡萄串及颗粒也较山里的大,结得一串串密密麻麻,好不喜人。想起邻居的马粪有功劳,吃水不忘挖井人,等葡萄熟了,先摘了几斤先给邻居尝尝。他们也是第一次吃到不是山上摘的野葡萄,说,确实比山上的串儿大,甜!

野葡萄也按着大婶的酿制方法酿了酒,过了两个月,到了十一月初,开坛,狂饮,美滋滋。

在这里不光喝到了自己酿制的各色果酒,更是我人生第一次酿酒,第一次喝到如此美味。野葡萄酒没得说,是我人生里喝过的最醇美无比的酒,那句话叫什么来着,对,无以伦比;樱桃酒次之,自己随性发挥,每次加点蜂蜜,口感就立马更好喝了;野猕猴桃酒的口感就差点,酸,特别酸,给干妈尝了尝,她说,你糖放少了,酿成了猕猴桃醋了,哈哈,是醋我也爱喝!听说还有用五味子酿酒的,我没敢试,一是五味子更难找,二是觉得太中药味了。

当天气转冷了,每日里烧着火炉,烤着红薯,煮着栗子小米粥,吃着腌黄瓜小菜,喝着果酒,小日子过得自我感觉不输给对门的冯瑶了。不管是野葡萄酒、樱桃酒还是猕猴桃醋,刚喝的时候没事儿,甜甜的,于是就贪杯,但后劲特别大,不一会就醉醉沉沉找不到北了。

在这种每日醉意朦胧下,体会到了那种‘不愿鞠躬车马前,但愿老死花酒间’的洒脱。

养殖篇——狗

故人家住南山下,心与白云共潇洒。

在山边的那个院子里,养了花,种了菜,酿了酒,弄这些东西确实让以前郁郁寡欢的我感觉到了重新生存的快乐。每天看着这些静物,总觉得我的生活里还缺了点啥?对,缺点活蹦乱跳的活物。猫我是不打算养的,因为猫太自我了,那就养只狗吧,它可以和人感情互动。

这个村里有很多人都养狗,他们称自己的土狗叫中华田园犬,好洋气的名字。有时候这些狗会聚集一起在村里乱跑,见了生人或者到了晚上处处犬吠声,对于喜好安静的我而言,这的确有是点心烦。而且这里狗自成党派,比如前村的是一派,后村的是一派。前村的狗和后村的狗经常打群架,被打败的一方那惨烈的叫声,久久回荡在山林。倘若有一只后村的狗落单了误入前村,会被前村群狗围攻,甚至被咬死。想起了人与人也不就是这样吗?为了各自利益,每个人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,互相结党营私,利益被侵时,反目成仇,乱咬一气。到了这里躲开了这种纷杂的人际关系,虽然没有了固定收入,但心里头自在。

但有时候在这个寂静的小山村里,想说句话给谁听,都不知道说给谁?特别是晚上村里人不到九点就早早睡了,而我那么早又睡不着,寂寞的长夜只能自己守望着。于是想养一只中华田园犬,看家护院,和我做伴,那样的话,在这里的生活也算是完美了。

还是刘永辉,他养了三只中型狗,两黑一白。初春时,他的黑毛母狗生了四只崽子,全是母的,和它们娘一样,身上也全是黑的。刘永辉说给你抓一只作伴啊,你一个人怪寂寞的。去他家院子看到了那四只黑茸茸的小东西,当时就想上去摸摸、抱抱、亲亲。

等他家的小黑狗出月了,抓了一只最肥的回来当童养媳。又去了镇上买了一些狗粮和奶粉,刚开始每天先喂它三次奶粉,后来它什么都能吃了。小狗成长迅速,因毛色是黑黝黝如同黑绸缎一样,又是第一个离开了它娘的,所以起了个很另类的名字,叫黑寡妇。

刚开始一两天晚上黑寡妇情绪极不稳定,整晚叫着要娘,过两天习惯了,也不叫了,把我当成了娘,要吃要喝的。黑寡妇每天在院子里活蹦乱跳的十分可爱,给满是花花草草的院子带来了动感。但后来我就皱眉头了,黑寡妇见啥都咬,见啥都撕,估计要长牙了,在磨牙。有时候,早上起来找不到了另一只鞋子……

于是不厌其烦地反反复复给她摆事实、讲道理,让她做一个听话的孩儿,那时候觉得自己像个唐僧,但总有个人听你说话了,也不错。

去菜地是黑寡妇最快乐的,只要看到我往菜地走,她就使劲的摇尾巴,表示兴奋。在地里,我一边打理菜园子,黑寡妇就在旁边抓蝴蝶,逗蚂蚱,玩得不亦乐乎的。有一次没注意,黑寡妇掉进了一个臭烘烘的废水池里,捞上来洗了半天才洗干净,从此看到水她就害怕。

渐渐地黑寡妇长大了,掰指头算算养她也三个月了。黑寡妇越来越可爱,最爱吃的食物是红薯,不管生的还是熟的,比吃肉还香。唉,也对不起您了,想吃肉的话也得看看咱家的条件啊,况且我也好吃红薯,于是就隔三差五的经常买了些红薯回来,两人津津有味的当肉吃,彼此感情越来越深。

黑寡妇长得特别快,三个月大时候几乎快和她娘体型差不多了。有一天她在村头碰到了自己亲娘,上前去想表示友好地闻闻。黑寡妇可能是认出它是自己亲娘了,但她亲娘和她分别可能太久,不认识她了,下意识的咬了她一口。黑寡妇疼得吱哩哇啦乱叫地跑回了家,从此远远地躲开了她亲娘及其同类,就愿和我在一起厮混着。

然而黑寡妇的结局并不好,那天它独自在门口玩耍,那个隔壁没执照的二嫂,从自己院子倒观光车准备出去揽生意。黑寡没注意到有车,那生愣的二嫂倒车也不看后面有没有东西,一味直冲猛撞地倒。生生的从黑寡妇的身上压了过去,最可气的是二嫂根本没当回事,一溜烟跑了,可恶!

当我从二楼急匆匆地下楼看她时,黑寡妇已经是疼痛难忍,半吨重的观光车从她身上碾过去,而且车上还有那个可恶的胖胖的二嫂。

可怜的黑寡妇,我就站在她身后,惊得束手无措。黑寡妇用她用尽所有的力气回头看了我最后一眼,就立刻断气了。我愣在门口半天没回过神来,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黑寡妇的最后一眼,那种眼神令我永生难忘,那是一种留恋,一种温情,一种道别……黑寡妇走完了她人生不到四个月的光阴,或许在她短短的四个月生命里,她是快乐的,我全心全意的爱着她,把她当成自己亲人一样,她也给我寂寞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乐趣。

斜对门好心的九零后郭强,帮着我把黑寡妇埋在了菜地的南瓜根旁。我给她修了一个小坟冢,坟冢上插满了各种野花。黑寡妇,你安息吧……

十二养殖篇——鸡鸭鹅

从小就对养鸡啊鹅之类的事情特感兴趣,很想看看这些活物怎么一点点长大,然后直至下蛋,孵出一窝小宝宝。这种兴趣一直延续到上完所有的学业。然后开始上班,更是一没地方二没时间三没精力。现在好了,没人管了,成了‘野人’了,想干啥干啥,索性趁现在实现这个儿时的梦想吧……

四月份的艳阳天,有天去镇上,看到一个老头推了一车鸡仔,都是毛茸茸刚出壳的,一块五一只,说已经都打过防疫针了。

讨价还价,一块钱一只,一百块钱买了一百只。

把这一百只鸡拿回来时都特别活泼,互相追逐着抢食吃,好不热闹,吃得也真不少。但没过几天,几只就蔫了,耷拉着脑袋不吃也不喝了。卖鸡的老头不是说都打过防疫针了吗?事实告诉我不能再相信任何人说的任何话,得眼见为实,唉,我不是单纯么。蔫了的鸡仔都过不了夜的,早上一看时,尸体都僵硬了,心疼,不是为了那几块钱,毕竟都是一条条鲜活的小命。无奈,索性把死去的小鸡仔们都埋在后院的土里,让它变成肥料。

时近五月,一次倒春寒,一晚上几乎全军覆没,只剩下八只。

最后剩下的这八只鸡似乎有着超常的免疫力,没病没灾,相安无事,三个月后变成青年鸡了。一看,更郁闷,鸡冠子都非常大,过来看过的村人也确定全是公鸡。想起那个买鸡仔的老头,可能是母鸡仔都自己留着,把公的都卖给了我,反正我也不认识公母。这下好了,纯天然的鸡蛋看来是吃不成了,唉,想都别想了。

于是又去镇上,一百元买了两只快要下蛋的母鸡,顺带着买了三只鹅仔和几只小鸭子。这次必须仔细又仔细,还带了会认识公母的邻居一起去的,确定了是一半公一半母才买了。没几天母鸡就开始下蛋了,虽然刚开始下的蛋像鸽子蛋,我内心的喜悦之情还是难以言喻。拿到了第一窝‘鸽子’蛋,兴奋自豪忘我,给自己炒了个香椿鸡蛋,那天吃得真香不枉费我这一段辛苦。

自己养的鸡,啥都吃,不停的吃,剩饭,小米,玉米甚至吃不完的黄瓜、西红柿也扔给它们。把二楼闲着的房间打扫干净,专门作了个禽类养殖场,鸡鸭鹅都放在一起。门口的水渠旁长满了野芹菜,村人只吃最嫩时候的,后来就没人去摘了,任其长满了渠岸。这种野芹菜也是鸭和鹅最爱吃的食物,它们会疯抢。

索性一天出去拔两次草,各种草还有野芹菜,早晚各一次,不辞辛苦的喂养它们,因为爱。

纯天然的饲料,加上有足够空间散步,中午还有阳光普照,鸡鸭鹅都长得飞速,而且十分健硕。有时候我打开闸门,鸭子和鹅排成队跟我出来了,带着它们在村口转了一圈,我走前面,后面整整齐齐的跟着鸭子和鹅,就差喊‘一二一’了。村民们说你这是带着它们散步呢?

特别是那三只鹅,走那儿死跟哪,生怕跟丢了,我走,它们跟着走,我跑,它们也跟着跑。这一下把村民们惊呆了,说:神了,神了,你莫非养了神鹅了。其实也没啥神的,很简单,它们从小跟你长大的,自然会把你当它爹娘了。没事就跟它们多亲近亲近,说话交流,每天带着它们院子里散散步,它们就会把你当老大跟着你跑了。

时间长了,又出现了一个问题,随着天气越来越热,禽粪的味道越来越大,即使每天清理,也能闻出臭味儿。隔壁不愿意了,说隔着一堵墙都能闻到鸡屎味,也理解。毕竟农民们早已经不愿自己养殖这些带毛的东西了,一来他们觉得不划算,不如直接去买现成的鸡蛋;二来味道太大,特别是夏天,拉的哪儿哪儿都是;最后是黄鼠狼,这家伙会让你的禽类们消失的连毛都不剩。

可我会不一样的感受,我不是没养过吗,好奇啊,就想自己亲力亲为,稀罕啊。

[责任编辑:李冰 PF013]

责任编辑:李冰 PF013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喜欢
  • 泪奔
  • 可爱
  • 思考

频道推荐

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